yi&wawa.

[利艾]白色世界(牛牛生快❤)

Syou.:

※背景为现代架空,原作架空穿插有


※利威尔因为艾伦的出现逐渐恢复记忆、艾伦无记忆设定


※牛牛生日快乐!有句话认识这么久我好像没有认真说过


  现在我要很郑重地告诉你,和球球在一起久了会变蠢的【正经脸


 


0


 


利威尔自出生起,就活在一个白色的世界。


眼中所见的一切都像是尚未填色的动画,黑色的线条,白色的背景。


一切的一切都显得那么苍白无趣,就算是在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整理仪表,精挑细选讲究的衣服领带在他眼中也和大便的线条颜色没有区别。


在经过学习之后,利威尔知道自己的头发是黑的,天是蓝的,草是绿的,还有各种各样的颜色存在。而他却只能够想象,想象这个世界是五彩缤纷的。就算理智能够给接触到的每一样事物都赋予颜色的定义,然而利威尔骗不了自己。


他的世界一片苍白,如果放在普通人身上说是灰暗也不为过。日复一日的纯粹白色,日复一日的单调日常,日复一日的自我欺骗。


直到那一天。


利威尔坐在副驾驶的位置,车窗摇下来吹风。正赶上放学时间,有不少穿着附近中学制服的学生逆行而过。


忽然,余光瞥到了一抹亮光,是他自懂事起就不曾见过的光景。


下意识地视线追了出去,利威尔的目光落到了笑着骑车经过自己车边的少年身上。周围依旧是一片空旷的白,唯独那少年惊人的夺目。


利威尔震惊许久没能反应过来,这是他第一次明白了彩色的定义。


以及,一双带笑的、深深烙印进心底总觉得似曾相识的苍翠。


 


1


 


因为时间的原因,咖啡馆内还很冷清。角落的位置三个男人凑在一起,两名成年人对面坐着个穿着制服还有些青涩的学生,看起来是有些奇怪的组合。


“事情就是这样。”


埃尔文面带几分笑意,向艾伦解释完了基本情况。


视线看了眼坐在身边的利威尔,续道:“所以我们希望你可以协助利威尔进行色觉的恢复,考虑到你是应考生时间上可以等到你高中毕业再开始。我们已经和你的父母联系过,他们表示由你个人决定即可。时间安排上是每周不少于72小时的接触,答谢的费用按周结算。”


埃尔文抽出餐巾纸,在一角写下了一个数字,调转给艾伦看。是他刚刚所提及的关于答谢费用的具体数额。


艾伦往餐巾纸上一瞥吓得喝了口柠檬茶压惊,然后又故作镇定地清了清嗓,他有些犹豫地看向利威尔。这个据说年纪已经一大把看着却意外年轻的男人,看不见这个世界什么的。


“那个,刚才埃、嗯……埃尔文先生也出示了证件你们也不是坏人,如果是需要帮忙的话也不是不行,我现在社团活动也已经停了有时间就可以过来,钱也不需要。只是……我不确定可以成功啊?你们也心里没底吧?”


“的确如此。”埃尔文接下艾伦的话,“虽然不具备任何的保证,但是你对利威尔来说充满了可能性。就像他以前从没想过自己会看到色彩一样,说不定你会引发奇迹。”


艾伦有些犹豫地皱眉,看利威尔一声不吭地啜了口红茶,忽然问他:“这边的利威尔先生,你是怎么想的?”


见他问到自己,利威尔抬起头看艾伦。与周围格格不入,浑身都是颜色,老实说真是让利威尔又兴奋又有点不适应。刚刚开始一直在躲避和艾伦目光相接,也是因为……一旦看到他,视线就移不开了。


艾伦很快也注意到了这点,关于眼前这个男人一直盯着自己这件事。


“怎、怎么?”艾伦看看自己身上,没什么奇怪,可是利威尔却是一脸的新奇模样。


埃尔文刚想继续说什么,就听利威尔叹了一口气,拦住埃尔文:“让我来说吧。”


利威尔的声音一入耳,艾伦就觉得像是什么冲进了鼓膜。他猛地抬头看利威尔,没错,是今天第一次才见面的男人,可是刚刚那种通电一样的熟悉感是怎么回事?


只见利威尔稍微换了个坐姿,直勾勾地看向自己,开口说道:“艾伦,对吧?这件事情的确应该我亲自来和你交涉,但是因为为了证明我不会对未成年人不利,加上有些人觉得我的说话方式很有问题,所以要做我的发言人。现在既然你也问了,那我就直白地说了。”


不紧不慢的语速却让艾伦觉得思考能力有些丧失,只能单方面地倾听。他有些紧张,肩膀硬了起来。


“别那么紧张,我又不会把你怎么样。”利威尔抓起红茶杯喝了一口,看看杯中倒映的白色的自己,再看看颜色鲜艳的艾伦,眸光深了几分,“我只是在见到你的那个瞬间,就想把自己恢复的全部可能赌在你身上罢了。”


不算铿锵有力反倒是有些轻的声音,很有分量地压到了艾伦的身上。


那种被完全信任、仿佛被赋予了什么责任使命般的感觉,让艾伦觉得自己的心跳都在加速跳动。


“不管成功与否我都不会追究你什么责任,如果你厌烦了也可以随时终止。好了,我要说的就是这些。”利威尔放下杯子,在艾伦看来是透着些许蓝灰的双眸正坚定地看向他,“那么,按你喜欢的选择吧。”


艾伦记得,自家母亲时不时就抱怨自己像个小鬼。还说什么,如果有一天在他身上落下什么责任,他承担起的那一刻才是真正的男人。


艾伦想,他要做一个男人。


像是英雄拿到了什么传说中的神器,艾伦双眼炯炯有神地看着利威尔,大吼一声:“好!我答应!”


利威尔唇边含笑,一边的埃尔文觉得自己好像有些多余。


离开前,艾伦向利威尔再次确认见面的事宜。


“那,等我有时间了就去找你?”


“啊,你给我打电话吧,我会来接你。”


艾伦点点头,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把手心在衣服上蹭了蹭,冲利威尔伸出手:“利威尔先生,以后就要多多见面了。”


利威尔望着那只有颜色的手,犹豫了片刻,握住。艾伦的掌心刚刚有汗,没能完全蹭干。利威尔却没有甩开他,因为好像仅仅是和他指尖相触,自己都被染上了颜色一样。


感受着有些潮意的温暖,轻声回应:“啊,要多多见面了。”


艾伦笑了一声。


利威尔抬起头,正对上一个有些傻气的灿烂笑脸,“如果利威尔你能恢复就好了,世界这么大,看不见的话太可惜了。”


 


——世界这么大,不去看看就太可惜了吧。


 


脑海中有什么奇怪的东西一闪而过,熟悉,怀念,带着一点酸涩的感觉。


利威尔更紧地握住了艾伦的手,果然,有什么很熟悉。


 


-3


 


在巨人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之后,喜悦与平和却是短暂的。墙内的世界虽然得到了解放,但是接踵而来的人口问题成了当务之急。


三大兵团的士兵近八成失去了本职,放下武器成了普通群众。选择回家的人不在少数,选择留下打拼的也有不少。还有一部分,选择去曾经无法触及的壁外世界走走。


“我不同意你离开王都。”


在艾伦向利威尔说明自己的去意之后,利威尔一句话就把他否决了。


“为什么?!”艾伦已经脱下了军服,穿着一件普通的浅色私服,比起当年圆头圆脑的小模样又长开了几分,看得成熟些了,“兵长,我……”


“你应该知道自己的情况吧。”利威尔声音低沉,扯了扯自己的领结,说到这个话题他就觉得有些压抑。眼神扫到艾伦的身上,“艾伦,我不想你死在外面。巨人已经没有了。”


艾伦的双眸黯淡了些,他甚至牵扯不出一丝微笑。握紧拳头,骨节都有些泛白。


没错,巨人已经没有了,包括艾伦在内。他现在已经没有了变成巨人的能力,取而代之的是日渐虚弱的身体。韩吉说,艾伦就像一个被虫蛀空了的苹果,果肉在一点点的消失,这么下去终有一天会迎来死亡。而且这一天,也许不会太慢。


“兵长。”艾伦犹豫半晌,还是开了口。


利威尔看他,对上那双绿色的眼睛。与初见时不同,现在他的眼神有了很大的变化。好像一切都已经是经过了思考的沉淀,不变的是那抹仿佛日出晨光的纯粹。


“兵长。”艾伦又叫了一次利威尔,声音沉沉的,有一点鼻音,“和天空一样,大海也是蓝色的。听说往北边一直走,会看到洁白的冰原。还有黄色的沙漠,绿色的草原……还有许许多多我见过没见过的颜色,会以不同的样子出现。”


“就像那时候,我只是渴望着墙壁外的天空一样。现在,我想去看看更远的地方还有什么,会是什么样让我惊讶的景色。”艾伦说着,眼中的向往越积越满,唇边无意识地抬起了笑,“兵长,世界这么大,不去看看就太可惜了吧。”


说是说服,却又不够力度,就像是亲昵地在你耳边诉说什么美好的事情。


利威尔看着艾伦,伸手拨了拨他额前有些乱的刘海。


“兵长?”艾伦吓了一跳。


“我知道你的想法,我也知道只有自由是最适合你的。”利威尔的手下滑,停在艾伦的左胸,改为以手掌覆住,感受胸膛中那颗稳健跳动的心脏,眸中的痛苦被掩盖,“可是艾伦,我不想你这里停下。”


艾伦一愣。这个样子的利威尔,好像是他不曾见的。亦或说,和过去有什么不同。


正想追问些什么,只见利威尔给了他的胸口一拳。艾伦被捶得嗓子发痒,捂着胸口咳嗽了几声。


“艾伦,虽然现在看起来一切都已经结束了,但是我对你的看管还在继续。”利威尔看着艾伦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对你这个尿床都不会洗床单的小鬼来说,去哪里我都要继续跟着才行。”


“尿床?兵长你在说什么?!我都多大了怎么会尿床!”艾伦竭力反驳,看利威尔懒得理他才注意到了刚才那句话的主要意思,“等等,兵长……你同意了?”


“啊,有我跟着的话也就没什么不放心的了。”


艾伦站直了身子反应了一会儿,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忽然蹦着给了利威尔一个拥抱,大喊大叫:“兵长——”


“……你要捂死我吗……”


“……唔,兵长你踹的我好疼……”


 


2


 


这年的七月比往年都要热得厉害。


利威尔下了班就回家准备晚饭,因为一般艾伦都会来蹭饭。两个人认识了没多久,艾伦就已经成了家里的常客。艾伦考上的大学距离利威尔家很近,所以过来的时候也就更加随意和方便。


“利威尔你看这个。”艾伦来的时候手上抓了一把野花,根上还有点泥沾着,“我在我们宿舍后面看到的,和我老家门口的花一模一样!很漂亮的,我来给你说,这个花的颜色……”


“紫色。”利威尔盯着那花脱口而出,连自己都有些不敢置信。


“……”


“……”


“利威尔你看得见颜色了?!”艾伦惊呆了,认识半年多以来利威尔的色觉障碍并没有什么好转,没想到在这个时候有了这样的奇迹。


“啊,看的很清楚。”利威尔从艾伦手上取过一朵野花,果然能够看到它的颜色,淡淡的紫色花瓣和奶黄的花蕊,正想再说句什么,就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艾伦拧着眉毛,眼睛里水汪汪的,“……你哭什么?”


“我……”艾伦拿袖子蹭了蹭眼睛,声音忍不住地颤抖,“我还以为……我还以为利威尔你再也看不到了……这么久了你都……不我不是想说你好不了,只是……啊啊啊,总之你能看到颜色太好了!其他的呢?其他的看得到吗!”


利威尔摁住艾伦的脑袋晃了晃,阻止他的语无伦次,“还看不到。不过现在开始能看到其他的颜色,以后应该会越来越好吧。”


艾伦大力地点点头,抓着一把野花想了想,忽然问利威尔:“我能抱抱你吗?”


“为什么?”利威尔虽然是问句,但是已经张开了双臂。


艾伦没有片刻迟疑,一头埋下抱住了利威尔,手上的野花在他背后蹭来蹭去。将身体重量全部压下来的感觉让利威尔暗香这小鬼最近发育真不错,伸手拍了拍他的后背安抚。


“怎么了,忽然这个样子?”


“……”


“说话,我数三秒。三,二……”


“我有点怕。”


“……怕什么。”


“那时候利威尔你说把恢复的全部可能赌在我身上,我其实很有自信……但是之前这么久都没动静,其实我很怕,我觉得自己很没用。”


利威尔还是有一点惊讶的。他本来以为艾伦的性格,会不在乎这些。虽然较真,虽然好强,但是这种示弱的地方还是少见。酝酿片刻,利威尔想出了一套很有自信可以安慰艾伦的话。


谁知自己刚要开口,艾伦就松开了这个刚刚升温的拥抱,高举那把野花笑得开心到不行:“不过现在你可以看到其他颜色了!说明我还是可以的!果然把全部投资给我是正确的选择!你说对吗利威尔!”


利威尔飞起一脚送给了艾伦。


“……好疼。”艾伦跪在地板上,野花散了一地板。


利威尔把衣服脱了,看到后背位置的污渍眉头锁紧,换了一件后把刚脱的扔到装换洗衣物的篮子里,抱起一块搓衣板就去洗衣服了。


顺便不忘提醒艾伦,“把地上收拾一下,我洗完衣服就吃饭。别吃太多,晚上准备了冰甜品。”


“好!”艾伦立马满血复活开始辛勤劳作。


等利威尔洗完衣服,手里还拿着那朵从艾伦手里接过来的野花。看到艾伦正靠在沙发上偷吃摆在茶几上的糖,开放式厨房的流理台上摆着一个水杯,煞有其事地插着那把野花。


利威尔笑笑,把自己手里那朵也放了进去。


“利威尔,什么时候吃饭?”


“等你把嘴里的糖吃完吧。”


“……”


转过身做晚饭的准备,拉开冰箱时候扑面的冷气让利威尔一愣。


果然不是错觉。之前也是,自己以为是离奇梦境的那个场景也是真实的吧。总觉得,像是有记忆一样的东西一点点流入脑海中。或者应该说是,有记忆在一点点复苏。


明明是熟悉的名字,念出来的时候却也有了不同的感受。


“艾伦·耶格尔。”


 


-2


 


艾伦第一次见识到了冬天,正赶上一场大雪。世界白茫茫的一片满是寒气,皑皑白雪堆积起厚厚的一层,踩上去会有脆响,留下的一排脚印很快又被覆盖。


离开王都的第二年零七个月,艾伦和利威尔的旅程暂时画上了休止符。他们的脚步停在了北边的山村里,与曾经居住的地方不同,这里四季分明,已经住了一批从壁内出来的人,他们熟练掌握着在这里生存的手段方法。


艾伦因为下雪太过激动,随便穿着大衣就跑了出去,结果刚跑了一圈雪还没摸两把就一溜小跑回了屋里,风雪大得差点关不上门。抖落了一身的雪,耳朵尖和鼻子通红,裹着大被子蹲到火炉旁边发抖。


“艾伦,你现在的身体不耐寒,给我注意保暖。”把一条暖过的毛巾盖在艾伦身上,又递过来一杯热气腾腾的红茶。


艾伦打了个小喷嚏之后接过来捧着,望着窗户外面白色的一片,“因为第一次看到下雪啊。不过真的好大,出去什么都看不到……”


“听说今年的雪很厉害,简直就是灾难了,大家都不会往外面跑。等雪停就要等着开春了。”利威尔往火堆加了柴火,让火烧的更热一些,“到那时候就好了。”


艾伦小口喝着红茶,表情有些遗憾。


注意到他表情变化的利威尔往他身边凑了凑,两个人靠在一起烤火,火光映照的彼此的面容都呈暖色。


“也不会每年都赶上这么大的雪,想看的话明年也可以。”


“明年?”艾伦眼睛刚放光就意识到了有什么不对,他盯着杯子中倒映的不甚清晰的自己,“我还以为,等天气暖和了我们就可以……”


“艾伦,你现在的身体不适合奔波劳累。”利威尔的声音中有些无奈,“越往北边天气就越寒冷,要不是之前淋了大雨,你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虚弱。”


“……”


“养好你的身体,等你变得不再惧怕环境的变化,我们再继续前进吧。”利威尔隔着厚厚的被子揽住艾伦的肩膀,头和他抵在一起,音色温柔,“像你说的,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的景色,他们不会跑的。”


艾伦被这种温柔包裹,感觉神经有些被同化了。他其实也有自己的考虑,虽然不太明白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到底应该如何评价,但是艾伦知道现在的自己远不如从前了。仅仅是正常的生活,都会感觉到以前那种刚巨人化之后的虚软脱力。


艾伦不敢说,他觉得自己可能随时都会死。完全没有实感的那种。


“兵长。”艾伦咬咬牙,很认真地看向利威尔,“如果我们暂时留在这里,等到明年下雪的时候,你能陪我打雪仗吗?”


利威尔:“……”


“我知道我应该打不过兵长,但是我很想试试。”艾伦很严肃地说道,“还有堆雪人,兵长这个高度我觉得我应该很轻松就能……请当我没说。”


利威尔叹口气,看艾伦能说出这种话应该是状态还不错。把被艾伦握的快要没了热度的红茶接过来,取而代之用自己的手和他相握。


“只要明年的雪不像今年这么大,是可以出去活动的程度。”


被利威尔覆着茧子的手握住,艾伦觉得又温暖又有安全感。


“那就这么说好了。”利威尔握着艾伦的手和他靠在一起,“等雪停了我就去别处看看,毕竟要在这里生活一段时间的话,还是要有更稳定的收入才行。”


之前这段时间受了认识的人不少照顾,利威尔和艾伦也基本就是打打零工干干农活。


艾伦听到这个忽然来了劲,“兵长,我们卖花吧!”


“你以为花在这里有多奢侈?”利威尔毫不犹豫给了艾伦的脑袋一巴掌,“这种金贵的东西,光是种子的成本就很高了。”


艾伦听到这话,立马就没了精神。


“不过只要能卖出去就可以生活一段时间,似乎还不错。”


“!!!”


“等天气放晴了我会去看看的。”利威尔揉揉艾伦的脑袋,“你高兴的表情太明显了,把你的牙齿收好。”


“兵长——”艾伦笑哈哈地一遍遍叫利威尔,最后被利威尔一脚踹倒在地,躺在被子上哈哈哈地笑。


利威尔无奈摇摇头,“真是个小鬼……?”


一转头,发现躺在被子里的艾伦正抓住自己的袖口,表情比刚才温和了不少。就像他有时候睡觉的安静样子,虽然大多数时候睡相不太好。


“利威尔兵长。”艾伦听着耳边火苗跳动的噼啪声响,轻声说道,“我们能在一起吗?”


利威尔脑海中瞬间闪过一个念头,但是很快就被自己打消。他几乎是不在意地哼哼道:“我们现在不就在一起吗?”


“啊,那个,我也不是小鬼了……”艾伦坐起来有些尴尬地不敢看利威尔,脸上的红能看出是有点害羞,“是那个意思啊兵长,那个意思。”


“什么意思?”


“那个意思!那个!”


“艾伦,你是不是太高估自己的语言表达能力了?”


“……”


“啊——就是——”艾伦大喊一声,一脸视死如归地抓住利威尔的手,猛地摁上自己的胸口,“这个意思——”


安静。安静。


艾伦:“……兵长你懂了吗?”


利威尔:“……”


艾伦:“我的意思是……我们好像可以是这种关系了。”


利威尔皱眉,他可不记得艾伦会了这种事情,“你真的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吗艾伦?”


“当然!”艾伦稍微凑近利威尔,小心翼翼地说道,“以前同寝的男生们聊起过这个话题。”


利威尔挑眉。


“和一个人关系亲密的表现,不就是可以光着一起睡觉吗?我觉得,现在我和兵长已经足够亲密了。”


“……”一寝室的笨蛋。


见利威尔沉默不语,艾伦伸手在他眼前晃晃,“兵长,怎么了?”


“……没,只是觉得以后要教给你的东西更多了。”


后来,艾伦只记得那个冬天非常难熬。在那后来,他们小房子的花圃里常年种些不同种类的花。长好之后移植成盆栽,到时利威尔就负责拉着摆着花卉的板车出去卖,艾伦会坐在上面一路吆喝收钱。


转眼已经过了春暖花开,到盛夏炎炎的时候,艾伦已经十分懂得什么叫做亲密的关系了。


 


3


 


“那么,接下来是这个。”


“红色。”


“这个呢?”


“黄色。”


“这个,这个,还有这个。”


“黑和粉,红和黄……最后那坨大便的是怎么回事?”


“利威尔!”艾伦感天动地地把怀里的大便形抱枕扔到一边,一副要抱过来的样子,“你真的可以看见好多了!”


利威尔用手里的红茶杯挡住艾伦的脸阻止他靠近,“夏天很热,你不要凑过来。还有,我能够看见的颜色多了是好事,骗你干嘛?”


“我只是一时不敢相信!”随着艾伦年纪的增长,他看起来又成熟了几分,“说起来感觉真的是我比较厉害啊,利威尔能够看到除我之外的颜色都是以我为圆心的。现在能看到多远?”


“你周围五米左右都没问题,而且不会变回白色。”利威尔平静说道,补了一句,“你就是个行走的滤镜。”


艾伦:“……”


“不过多亏了你,能够看到埃尔文假发的颜色,我也算是完成了一个心愿。”


“埃尔文先生那是假发?!”


利威尔笑而不语,艾伦一副世界崩塌了的表情。


“对了,你快要到实习期了吧?”利威尔印象里艾伦已经是大三的学生了,啧,好像又长高了些?


“啊,实习公司已经找到了,是学校推荐的。”艾伦拿了盒冰淇淋坐在沙发上吃,“说起来我还要和你说呢,我实习之后可能过来就少了,那边离得好远。”


“啊,我现在可以看到得已经很多了,不碍事。”利威尔给自己倒了杯红茶,“正好看看和你减少接触的话我的色觉是不是还稳定,以及会不会往更好的方向发展。”


“如果那样是最好的了!”艾伦笑了笑,“有时候想象利威尔你的视线里,感觉根本就是黑白平面和彩色立体交叉,简直好痛苦。肯定再过不久就可以完全恢复了!”


利威尔点点头,“啊,总有一天会完全恢复的。”


话音刚落,两个人忽然都沉默了。


“那个,利威尔……”艾伦小心翼翼地开口,“我……我姑且问一下……”


艾伦的笑容变得有点尴尬,“如果你完全恢复了,我们还会像现在这样吗?我是说,这样没事就混在一起……”


声线有些不稳,利威尔望着艾伦没有立马给出回答。他所想的也是一样的事情,但是他有些事情是艾伦所不知道的。


自从自己能够看到属于这个世界的颜色开始,不知道是前世也好,亦或是别的世界也好。那个地方的属于“自己”的记忆一点点地恢复,让他好像体会到了第二段人生。


在那段人生中,有艾伦的存在。他们是长官和部下,是并肩作战的伙伴,更是一起走过一段斑斓世界的爱侣。


利威尔,对艾伦饱含着爱意,这一点从未改变。


而自己眼前的艾伦,姑且不说有没有那段不算美好的记忆,他真的会对自己产生恋慕吗?然而现在,利威尔不敢尝试。他害怕自己会把艾伦吓跑。


如果没有了艾伦,自己所能看到的彩色又有什么意义?


“艾伦。”利威尔斟酌着开口,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早就学会了照顾艾伦的情绪,“等你走出了校园,属于你的人生雏形会越来越具体。到了那个时候,就是你应该去拼搏的人生了。我们可以继续接触,但是不会像现在这样。”


“……”


“人与人的关系可以越来越近,但是相遇就注定会有离别。你也不用太担心,我们不会远到哪里去的。毕竟……我对你心存感激。”


“……我也不是非要利威尔你感谢我。和你在一起……我很开心。”


无言以对。两个人很少会出现这么僵持的场面。


电话适时地响起,利威尔简单说了一句就去一边接听。艾伦看着已经划开成水的冰淇淋也没了胃口,可是本着不能浪费的原则,机械地一口一口吃起来。


利威尔挂了来自工作上的电话之后,刚要回去和艾伦再说几句,忽然头部一阵剧痛袭来,像是被钝器击打一般。


“啧。”利威尔扶着墙壁蹲下,额头上迅速起了一层细密的冷汗,脑海中莫名其妙的场面叠加覆盖。一股脑冲击进来的力道让他忍不住浑身发抖,等到那痛楚结束,背心已经湿透了,大口地喘气。


利威尔扶着墙缓缓站起来,忽然有什么嘀嗒到了地板上。他抹了一把头上的汗,却还是没有停。这时候,利威尔才注意到落到地板上的液体,是自己夺眶而出的眼泪。


是他完全克制不住,因为刚才脑海中那些记忆而流出的眼泪。


“利威尔,你怎么了?”看到利威尔有些摇摇晃晃地往自己这边走,样子有些虚弱,艾伦急忙放下冰淇淋走到他面前试图扶他,“发生了什……”


利威尔一把抱住了艾伦,紧紧地抱住他。


“利威尔?”


男人的呼吸很热,全部落到了自己的肩头。艾伦有些纳闷,却又不敢做出什么回应。


“艾伦。”利威尔的声音嘶哑,无力地叫他的名字。


“我在,怎么了?”


“和我在一起吧。”


“……啥?”


 


-1


 


入冬之后,随着气温的降低,又有一盆花耐不住寒气枯死了。


“虽然浪费了几盆,不过赚的钱也够过冬了。”利威尔用清水换了毛巾,帮艾伦擦拭身上。


艾伦前今天发了烧,每天都像一个小火炉。本来就浅眠的利威尔现在更是彻夜不休息地照看艾伦,及时帮他降温。


艾伦觉得嗓子一说话就像是要喷火一样,沙哑的吐不出一整句话。眼神迷离,随时都要晕过去的样子。


“兵长……”


“怎么了,艾伦,哪里不舒服?”利威尔伸手去试探他的额头,和刚刚一样的滚烫。


“我是想说……兵长去休息吧,我没事……”每说一个字嗓子都像是在刀割一样,艾伦皱皱眉。


利威尔帮艾伦穿好衣服,盖好被子,被角也掖好。轻声安抚他:“我没事,与其想看我休息不如快点好。不然要是等到下雪你还不能出门,那你不就不能用你无力的雪球打我了。”


艾伦想笑却没有力气,只是牵扯了两下嘴角。


利威尔帮他拨开被汗液黏湿的发丝,望着窗外陷入沉思。比起去年冬季要命的大学,今年是快到了冬季的后半都没有一点下的意思。艾伦就这么眼巴巴盼着下雪,从活蹦乱跳盼到了床上现在这副模样。


还在思考,就感觉手上一热。低下头,是艾伦抓住了自己的手。那种给人不适的高温让利威尔心慌,他温柔地回握掩饰自己的不自然。


“现在已经很晚了吧……兵长睡一会儿吧……”


“等你睡着了我就睡。”


“那我现在就睡着了……呼噜呼噜呼噜……”


“……”


利威尔拿艾伦没辙,握着他的手靠在艾伦身上,枕着被子。感觉到利威尔躺下,艾伦又睁开眼确认了一遍,才终于停下了那个奇怪的呼噜声音,安稳地睡去。


也可能是接连几天都没有闭眼的原因,利威尔真的很快就睡着了过去。他做了一个不好的梦,梦见下了一场大雪,那场雪积了很厚很厚,把艾伦藏了起来。


“艾伦——”利威尔惊醒,手中空空的,面前没有人,身上披着一件衣服。环视四周,艾伦不在房间。


暗骂了一声可恶,利威尔扯下身上的衣服冲出了房门。天色已经亮了,只不过有些灰淡了无生气。利威尔一出门就看到艾伦站在门口不远处,穿得严严实实,呆呆地抬头看天。


“艾伦——”


听到利威尔着急的大喊,艾伦慢悠悠回过头,很正常地和他打招呼:“兵长你醒了?如果有时间的话,要不要和我一起?”


“你在想什么?!”利威尔摁下艾伦的头用嘴唇试他额头的温度,虽然没有完全退烧但是已经比较正常,利威尔的火这才消下去。


“我觉得今天会下雪。”艾伦的眼睛亮晶晶的,很笃定地说道,“所以我想再等一下,虽然可能不能打雪仗和堆雪人了……”


“又不是只会下一次,距离冬天结束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利威尔拉住艾伦的手,“跟我回去吧。”


拽,拽不动。


“艾伦?”


“对不起,兵长,让我再等一会儿……”艾伦抬起头,侧颜坚定,目光直直望着天空,“再一会儿就好。”


利威尔略作思考,最终还是妥协,“如果我觉得你的身体撑不住了,我就把你带回去。”


艾伦笑笑,“好。”


利威尔和艾伦并肩站着,安静的过分。时不时就去抓一下艾伦的手是不是还保持温度,就这么过了不知道多久。天色积压,好像真的如艾伦所说就要下雪了一样。


又过了一段时间,利威尔再次触碰艾伦手的时候吓了一跳。明明和上一次间隔时间不长,但是艾伦的手此刻竟然冰凉,好像体温是被瞬间抽离了一般。


急忙去看艾伦的脸色,果然血色又褪了些。


“艾伦,回去了。”利威尔说着,不给艾伦回答的时间,扛起他就往回走。


艾伦也老实没有抵抗,走了几步利威尔忽然有不好的预感,他回过头,看见地面上留下了一串红色。三五点凑在一起,好像是散落在地的红色花瓣。


心口猛地一抽。


“艾伦。”利威尔强作镇定,把艾伦放下来抱在自己怀里。


怀中正在一点点变得冰冷的少年脸上是个勉强的笑容,他的鼻孔中流出两道血痕,歪歪扭扭的覆盖半张脸。


“艾伦。艾伦。”利威尔用手去蹭艾伦脸上的血,但是一蹭开就有新的血流出来。滚烫的血液在指间往复,很快就把艾伦的脸蹭的像是小花猫。


利威尔看着满手的血,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他总是这样,一次两次地总是这样。在面对死亡,尤其是与亲爱之人离别之际,他总是这样什么也做不了,甚至说不出半个字。


“抱歉,兵长……把你弄脏了……”艾伦伸出手,被利威尔紧紧握住。然而他的血液也不能让他的体温恢复半分,艾伦的样子只给了利威尔一个感觉。


大限将至。是那种将死之人才会呈现出的微妙氛围,好像一切都看穿了一样,一样都可以平静以待。


“艾伦。”利威尔的手一遍遍揉搓艾伦的手掌,就算知道于事无补他还是不想放弃。万一,万一奇迹会出现。


“兵长……”


“我在。”


“我可能说不了太多话了……”艾伦像极了困倦的孩子,眼睛不自觉地想要合上,“我……”


苍翠的瞳色变得越来越暗,艾伦的声音哽咽在喉,却再说不出什么。他自己也不甘心地皱起眉头,使劲握住利威尔的手,却依旧没什么力气。


“艾伦,不要闭上眼,要下雪了。”利威尔的手与艾伦合十,彼此的指缝间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干涩的血液,利威尔一遍遍地重复呼唤。


艾伦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他只能像是平常那样温顺地靠近利威尔的怀里,抵在他胸膛的位置。这个男人温暖的怀抱,他以后再也感受不到了吧?虽然如此——


“兵长,我们约定好以后还要一起吧。”


说完这句话,艾伦再也没有说过话。利威尔感受到手上的力道最终还是消失了,艾伦靠在自己身上的重量比刚刚要沉,这是彻底没有了力量的证明。


利威尔抱着艾伦愣住了,过了不知道多久,点点冰凉落到了自己的皮肤上。触到温度之后立即融化,成了很快就会蒸发的液体。


利威尔抬起头,看着压迫感逼人的天空。


下雪了。而且越下越大。


几乎可以看到形状的雪花簌簌而下,落到艾伦的身上覆起了一层白霜。睫毛上的雪花结成冰晶,一点点淹没艾伦身上本来的颜色。


利威尔想起了刚刚那个梦,那个一场大雪把艾伦藏起来的梦。


“艾伦,下雪了。”


无力地说出声,一句不会得到回应的话。


利威尔想,是白色带走了艾伦,他的世界被白色淹没了。


 


4


 


——和我在一起吧。


——好啊。


 


彻底的得到这句回复并且确定关系,已经到了冬天快下雪的时候。利威尔和艾伦吃完饭去公园散步,艾伦忽然就提起了几个月前的这句话并且给了答复。


那个瞬间,利威尔只看到自己视线所及之处翻飞起了斑斓的色彩。彩色的巨浪高高扬起翻滚前进,一波波地淹没单调的白色,所经之处皆是染上了他们本应拥有的颜色。


蓝色的天,白色的水,棕色的树枝,灰色的道路。还有给了自己人生中第一抹色彩的艾伦,全部都在自己的眼眸中交映出这个世界的真实面貌。


“艾伦。”利威尔过了片刻,确定自己真的能够完全地看到这个世界之后,轻声叫了艾伦的名字。


“怎么了?”


“你是奇迹。”


“啊?”


利威尔双手捧住艾伦的脸,离他很近很近,看他有些慌张纳闷的表情,轻声告诉他,“我看见了,全部都看见了。”


艾伦当机片刻,眼神几次和利威尔交流确认自己没有理会错意思。屡次得到确认之后,艾伦热泪盈眶地扑到了利威尔身上,八爪鱼一样地抱住他。


“利——威——尔——”


“喂,艾伦你下来……你的鼻涕都甩出来了!”


本来应该感动的场景就成了这样滑稽的样子,艾伦哭得停不下来,最后还是利威尔把他背回去的。艾伦红着眼眶东扯西扯,最后觉得利威尔背上太舒服趴着就不吱声了。


回家之后利威尔给几个朋友打了电话说明自己现在的情况,并且嘱咐他们近期不要来看他,他和艾伦有些事情要做,字面意思的那种。


之后就是艾伦被扒光洗干净坐在床上,看利威尔也把自己脱干净一扬手一瓶润滑剂的时候,才惊觉不对。


“你就是这么对待奇迹的吗?!”艾伦被利威尔翻过来,后面凉嗖嗖的,之后就滑溜溜的,完全没抵抗能力,“是不是稍微有点太快了!”


“你还没准备好吗?”利威尔准备给艾伦扩张之前,手指抵着他后面再次确定。


“啊?啊……倒不是没准备好……要准备什么?”


利威尔开始迟疑了,自己应该怎么说自己的记忆中熟知艾伦的各个敏感点并且有着数次和艾伦这样那样的记忆。


看利威尔停下动作,艾伦一咬牙转过了身,把大腿掰开闭紧眼睛。


“利威尔,来吧,我不怕!”


“……”明明都怕得下面软得不像话了好吗?


不过,真是个可爱得小鬼。


利威尔扶住艾伦的腰,身体压上来亲吻他。艾伦的身体羞涩而敏感,他用自己这方面有却没什么用的全部知识努力迎合着利威尔,很快起了反应。唇齿间吐出的热气夹杂着因过于舒服而溢出的哼声,身体也很快升温。


看时机差不多之后,利威尔沾着润滑剂的手指小心翼翼地开拓隐秘的通道,温柔而耐心地做起事前准备。


等到真刀实枪上的时候,艾伦因为太过紧张发出了据说堪比杀猪一样的声音,那一声直接叫萎了利威尔。后来俩人休息了一会儿才又重新搞起。


接下来的这次要顺利得多,艾伦是直接被利威尔顶到至高点的,整个人几乎晕了过去。


“利威尔……”艾伦的头发一部分都被汗水浸湿贴在脸上,他眼神迷离地叫唤利威尔的名字。


利威尔仔细帮他整理头发,凑过去听他要说什么。


“刚刚我也看到了,白色的世界。”艾伦喘着气,都没了力气睁眼,声音因为疲惫带着点哭腔,“好像只有一瞬间,但是又好像过去了很久很久……一片纯白的,什么都没有的,白色的世界。”


利威尔低声笑,亲吻他的额头,将他抱在怀中,“那是因为你很舒服。休息吧,艾伦。”


艾伦闭着眼,靠在利威尔胸前听他沉稳的心跳声。


刚刚高潮的那个瞬间,自己的世界一点点泛白,总觉得是被拉去了什么异世界一般,经历了一场不得了的人生。


 


4.5


 


利威尔下意识地抱紧怀中的人,却扑了空。


“艾伦。”在声音发出之前身体已经做出反应睁开了眼,床上只有自己,利威尔急忙掀开被子,一扭头就看到艾伦正站在窗边。


吊起来的心沉了下来,依稀看到被艾伦拉开一角的窗帘外天色还没大亮。艾伦只披了一件睡衣,下面的大腿光着,望着外面怔怔出神。


利威尔拢了一把头发,轻声对他说:“怎么起的这么早?穿那么少小心感冒。”


玻璃上映着艾伦的模样,他绿色的眼中是外面还昏暗的天空。艾伦的嘴角扬起一抹浅浅的微笑,他回过头看开始勤劳叠被子的利威尔,清亮柔和的嗓音此时还有点哑。


“兵长,下雪了。”


“下雪了?今年的雪还真是早……”


猛地,没能把出口的话继续说下去。


利威尔看向艾伦的方向,看着彼时的少年已经长成了今时的青年。


他说——


 


兵长,下雪了。


 


Fin.


 


#虽然标了数字但其实并没有什么卵用总之负数就是回忆#


#不用怀疑艾伦恢复记忆了是的没错是被利威尔捅回来的#



全职高手世界联赛中心小说本《纵横》一宣

小A-Miluki:

码!


苏砂:











天窗>>>:http://doujin.bgm.tv/subject/35166




试阅>>>目录




原作:《全职高手》




类型:全员粮食向








作者:苏砂




封面:十四




内插:Sanama




海报绘制:蓝诺




排版:鹌鹑




章节名翻译:随便君




Guest:海底捞兔








字数:40W




尺寸:A5




语言:简体中文




售价:80RMB↑↓(全两册)




预售日:10月初




参加展会:CP15








先丢个简单的宣,预售10月初开放到时候会再开终宣的,谢谢大家!


ED:

刀剣乱舞

【江雪左文字 cn 东】

【宗三左文字 cn 雪町】

【小夜左文字 cn 维达】

【PHOTO 宝叔&十六&kei】

【THX 萌呆&五子&木子&雪雪&京右&千秋】

畫地為牢。:

ハイキュー!!

昨天拍的

难得把头发剪得这么短....orz

超没脸见人,于是和苹果暗搓搓的找了个旮旯怕掉了 不过那个旮旯比我想象的人多啊...=_=|||

教练我想打排球啊——大概还要再打几次 小排球真是太可爱了了了一群小天使【这次是满眼嘲讽的小天使】

今天好冷啊 下雨吧 下雨吧下雨下雨下雨 一直下雨吧——有点蛋疼 说不清 

月岛萤 囧天

摄影 苹果

秋无:

女子高中生早苗cn蝉菇

【长条内容:君の梦|理想国|图书馆】

phx:

thx:番茄

 理想国脑洞是总觉得在哪看过的剧情,还是想了个happy ending

是最近系的最好的金鱼草结结果拍不出来..

而且我总觉得早苗在高中生的话肯定是好学生www于是穿了长裙?

大概可以打上jk的tag~w

-魈雨_Asaki-:

 【佐渡の二ッ岩】

月が出た 出たと 我等は天下のお通りじゃ   けして忘れぬように  月が出るたび呗うのヨ 


#COS##东方project#

Hutatsuiwa Mamizou   二巖猯藏:魈雨Asaki ▕

PHX:@懿小钗 ▕STAFF: @Pure__言 ▕